智能製造來襲“關燈工廠”或將越來越多? 2017-06-17

智能製造來襲“關燈工廠”或將越來越多?

 
轉眼又到6月,新的一年畢業季到來,求職高峰也將隨之而來。

    2016年,廣州先進製造業增加值2663億元,佔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為54.6%,先進製造業為主體的產業結構基本確立;科技創新企業規模不斷增加,總數達到12.7萬家以上,技術創新、模式創新、業態創新的創新型企業不斷湧現。

    去年是“互聯網+”和智能化全面爆發的一年,“互聯網+”滲透到各個領域,人工智能應用等方面也取得了長足進步,與之相關的信息化建設、智能製造技術全面提升。

    轉眼又到6月,新的一年畢業季到來,求職高峰也將隨之而來。在“中國製造2025”的大背景下,企業在用人、製造產品等方面都面臨著新的機遇與挑戰,特別是在對用工有著特別需求的製造行業,隨著智能設備、自動化生產線、“關燈工廠”越來越多,企業人力又將何去何從呢?

    觀點:智能化是對個人技能的升級

    “我們麓谷這邊一線員工大概在100名左右,並不是很多,車間里大概是一名工人配一台機器的配置。”在金杯電工,該企業特纜事業部的副總經理章薇告訴記者,金杯電工作為老牌的電線電纜傳統品牌,其實面對智能化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企業一直在朝著這方向努力。“目前企業自動化設備程度還是比較高,但是對於普通工人我們一直還是比較有需求的,畢竟機器代替不了人。”章薇表示。

    記者了解到,現在麓谷的企業中,雖確實存在不再依賴大量人工實現生產製造的現象,但是對於能熟練操作設備的技工還是普遍需求的。

    “像之前在車間工作的工人每天都要填寫生產記錄本,用來記錄生產過程和產品情況,但是現在公司採用生產管理系統後,員工在機器上進行信息採集輸入,設備上的輸出端口就可以直接把信息傳送至電腦裡,供後端的人查看。”章薇介紹,前端的工人要保證信息設置的準確、操作設備的維護、產品質量的把關,雖然過程看上去簡單方便多了,但是對前端的工人要求更高了。

    與之擁有相同看法的還有華自科技人力資源總監李亮。“智能化程度越高的工具更需要高技能的人員操控,對於一線工人而言,智能化是對個人技能的升級及職業的優化和再造。”李亮說:“智能化的推進替代了人重複性、枯燥的勞動,體力勞動者無疑會受到的衝擊,但對技術工人的需求不會降低反而會增加。思考複雜度高、創造力強、靈活性高的生產性服務工作,仍然需要人力勝任。”

    當今“工匠精神”備受推崇,在智能製造的熱潮中,產業工人對某一領域、某一專業的更加專注,將對個人職業生涯帶來利大於弊的效果,從而在工業效率的提升中分享紅利。“同樣是操作工,有的只會設置程序,有的既會設置程序又能維修排除故障,後者就能拿更高的工資。”章薇介紹:“我們企業內部設有職業技能考試,從1級至5級,等級越高,技能津貼就更高。外部的職業技能資格也設置了職業津貼。”

    困境:智能化發展急需“跨界大咖”

    智能製造的“智”是信息化、數字化,“能”是精益製造的能力,智能製造最核心的是智能人才的培養,從精益人才的培養到智能人才的培養,這一過渡和齊步走可能也是製造企業面臨的最重要問題。

    “在我們電線電纜領域,既懂業務又懂信息化的複合型人才特別稀缺,有且也大多集中在行業領域較發達的江浙地區。”章薇向記者解釋,由於電線電纜這一傳統行業的特殊性,一般學習電纜設計專業出身的業務大佬對信息化領域不甚了解,而信息化領域人才對電纜的業務需求也不太明白,這種“跨界大咖”一直是製約企業智能化發展的瓶頸。有這種感覺的,並不是章薇一個人。有數據顯示,58%的製造企業認為高素質人才的培養,是智能製造商業軟環境亟待改善的方面。目前,中國智能裝備製造行業高端人才及復合型人才需求的缺口較大,無法滿足企業走向智能化的需要。

    對於困境,企業也見招拆招,積極探索解決之道。目前,華自科技正積極推進智能製造的轉型升級,為此,企業專門成立了智能製造及信息化部,聚集了一大批信息化人才。“在企業內部組建專門的信息化部門,通過深度融合,在深入了解企業產品技術、業務領域的基礎上,推動智能化進程。”華自科技智能製造及信息化部經理喻鵬介紹。

    既然複合型人才可遇而不可求,不如就自己動手培養,這也是金杯電工在學習了江浙地區電纜企業智能化發展之路以後的感悟。“一直以來,省、市、高新區都不遺餘力地為人才聚集和引進提供了很多政策和平台,但'跨界人才'的培養還是在企業和個人,企業有觀念,個人有意願,才能培養出切實符合企業所需的複合型人才。”章薇說。

    思考:智能化要以問題為導向

    根據“中國製造2025”,我國製造業轉型升級將以推進智能製造為主攻方向。面對智能化的大勢所趨,企業也迎來正反兩面的思考。

    “智能化為豐富用戶服務打開了無窮的空間,進而形成了巨大的產業生態圈,對推動企業發展的作用重要而影響深遠。”李亮說。同樣,章薇也認為,智能化將促使企業盈利模式產生變化,並且將極大地改善工人的生產環境,降低勞動強度。

    企業作為智能化生產製造的主體,一方面必然將享受到提升勞動生產率、降低生產成本等智能製造所帶來巨大經濟效益;但是另一方面,也要面對我們國家的製造業還處在“工業2.0補課,工業3.0普及,工業4.0示範”並進的情況下。

    “任何企業對於智能化的改造建設都應該基於企業自身實際情況來開展,盲目追求智能化是百害而無一利的。”喻鵬表示,對於企業來說,要認識到智能製造的建設改造是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設備、資金的,企業實施智能製造要以問題為導向,企業急需解決什麼問題就從那些方面進行智能製造改造。